公共外语教学部
 首页 | 部门简介 | 机构设置 | 教学科研 | GET专栏 | 考研专栏 | 学习园地 | 党建园地 | 工会之家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海词词典
  • 中国日报网
  • 英语点津
  • 中国考研网
  • 英语教师网
  • 沪江英语
  • 21英语网
  • 普特英语听力
  • 无忧雅思网
  • 新浪外语
  • 英语中国网
  • 英语学习频道
  • 新东方
  • Studyget学网
  • 世博英语
  • 牛津英语网
  • 英语中国
  • 上海外教社
  •  
      心情驿站    
    【比较阅读】余光中《南半球的冬天》& 梭罗《冬日漫步》
    2017-12-19 09:06   审核人:

     

     


    比 较 赏 析

           在《南半球的冬天》中,余光中先生用一种腾云驾雾的失重感带我们去领略澳大利亚冬季的万种风情。余光中先生虽然是诗人出身,但写起散文来也毫不含糊,想象力了得,画面感极强,读到最后感觉像在读一首长长的诗歌。澳大利亚冬天的气温为4~5摄氏度,并不是太冷,但是带给先生的感觉却是冰冷刺骨般的寒冷,也许是相对于他平时居住在祖国的台湾而言。此外,也可能是夹杂着思乡的情绪,异国他乡,风光再好,夜深人静的时候,终究会感觉到一丝丝孤寂的寒意。


           跟随亨利•戴维•梭罗的脚步,我们再一同去看看美国的冬景。《冬日漫步》中,作者笔下的树木在冬日里展示了历经盛夏后获得的成长,也在沉睡中蓄积成长的力量;河水虽不再气势磅礴,但在冰雪覆盖下仍生生不息流动,发出模糊的声音,如在酣眠。冬雪使人类的痕迹被抹擦干净,使世界纯洁宁静,使万物平等,都得以深深地裹在自然的怀抱里。冬日充分昭示了自然界静穆、沉稳的本性,为人们剔除了在城市中浮躁多动的秉性。

     



    南半球的冬天(节选)

    余光中

    我从北半球的盛夏火鸟一般飞来,一下子便投入了科库斯可北麓的阴影里。第一口气才注入胸中,便将我涤得神清气爽,豁然通畅。欣然,我呼出台北的烟火,香港的红尘。我走下寂静宽敞的林荫大道,白干的犹加利树叶落殆尽,枫树在冷风里摇响眩目的艳红和鲜黄,刹那间,我有在美国街上独行的感觉,不经意翻起大衣的领子。一只红冠翠羽对比明丽无伦的考克图大鹦鹉,从树上倏地飞下来,在人家的草地上略一迟疑,忽又翼翻七色,翩扁飞走。半下午的冬阳里,空气在淡淡的暖意中兀自挟带一股醒人的阴凉之感。下午四点以后,天色很快暗了下来。太阳才一下山,落霞犹金光未定,一股凛冽的寒意早已逡巡在两肘,伺机噬人,躲得慢些,冬夕的冰爪子就会探颈而下,伸向行人的背脊了。究竟是南纬高地的冬季,来得迟去得早的太阳,好不容易把中午烘到五十几度,夜色一降,就落回冰风刺骨的四十度了。中国大陆上一到冬天,太阳便垂垂倾向南方的地平,所以美宅良厦,讲究的是朝南。在南半球,冬日却贴着北天冷冷寂寂无声无嗅地旋转,夕阳没处,竟是西北。到坎贝拉的第一天,茫然站在澳洲国立大学校园的草地上,暮寒中,看夕阳坠向西北的乱山丛中。那方向,不正是中国的大陆,乱山外,不正是崦嵫的神话?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无数山。无数海。无数无数的岛。


    到了夜里,乡愁就更深了。坎贝拉地势高亢,大气清明,正好饱览星空。吐气成雾的寒颤中,我仰起脸来读夜。竟然全读不懂!不,这张脸我不认得!那些眼睛啊怎么那样陌生而又诡异,闪着全然不解的光芒的好可怕!那些密码奥秘的密码是谁在拍打?北斗呢?金牛呢?天狼呢?怎么全躲起来了,我高贵而显赫的朋友啊?踏的,是陌生的土地,戴的,是更陌生的天空,莫非我误闯到一颗新的星球上来了?


    当然,那只是一瞬间的惊诧罢了。我一拭眼睛。南半球的夜空,怎么看得见北斗七星呢?此刻,我站在南十字星座的下面,戴的是一顶簇新的星冕,南十字,古舟子航行在珊瑚海塔斯曼海上,无不仰天顶礼的赫赫华胄,闪闪徽章,澳大利亚人升旗,就把它升在自己的旗上。可惜没有带星谱来,面对这么奥秘幽美的夜,只能赞叹赞叹扉页。


    我该去纽西兰吗?塔斯曼冰冷的海水对面,白人的世界还有一片土。澳洲已自在天涯,纽西兰,更在天涯之外之外。庞然而阔的新大陆,澳大利亚,从此地一直延伸,连连绵绵,延伸到帕斯和达尔文,南岸,对着塔斯曼的冰海,北岸,浸在暖脚的南太平洋里。澳洲人自己诉苦,说,无论去什么国家都太远太遥,往往,向北方飞,骑“旷达士”的风云飞驰了四个小时,还没有跨出澳洲的大门。


    怕冷。怕冷。旭日怎么还不升起?霜的牙齿已经在咬我的耳朵。怕冷。三次去美国,昼夜倒轮。南来澳洲。寒暑互易。同样用一枚老太阳,怎么有人要打伞,有人整天用来烘手都烘不暖?而用十字星来讲脚,是一夜也烘不成梦的啊。



    冬日漫步(节选)

    [美] 亨利•戴维•梭罗

     

     

    风轻轻地低声吹着,吹过百叶窗,吹在窗上,轻软得好像羽毛一般;有时候数声叹息,几乎叫人想起夏季长夜漫漫和风吹动树叶的声音。田鼠已经舒舒服服地在地底下的楼房中睡着了,猫头鹰安坐在沼地深处一棵空心树里面,兔子、松鼠、狐狸都躲在家里安居不动。看家的狗在火炉旁边安静地躺着,牛羊在栏圈里一声不响地站着。大地也睡着了——这不是长眠,这似乎是它辛勤一年以来的第一次安然入睡。时虽半夜,大自然还是不断地忙着,只有街上商店招牌或是木屋的门轴上,偶然轻轻地发出叽格的声音,给寂寥的大自然添一些慰藉。茫茫宇宙,在金星和火星之间,只有这些声音表示天地万物还没有全体入睡——我们想起了远处还有温暖,还有神圣的欢欣和友朋相聚之乐。天地现在是睡着了,可是空气中还是充满了生机,鹅毛片片,不断地落下,好像有一个北方的五谷女神,正在我们的田亩上撒下无数银色的谷粒。


    我们也睡着了,一觉醒来,正是冬天的早晨。万籁无声,雪厚厚地堆着,窗槛上像是铺了温暖的棉花或羽绒;窗格子显得宽了,玻璃上结了冰纹,光线暗淡而隐秘,更加强了屋内的舒适愉快的感觉。早晨的安静咄咄逼人。我们走到窗口——脚下的地板在吱吱地响——挑了一处没有冰霜封住的地方,眺望田野的景色。窗外一幢幢的房子都是白雪盖顶;屋檐下、篱笆上都累累地挂满了钟乳石似的冰雪;院子里像石笋似站了很多雪柱,雪里藏的是什么东西,我们却看不出来。大树小树四面八方地伸出白色的手臂,指向天空;本来是墙壁和篱笆的地方,形状更是奇特,在昏暗的大地上,它们向左右延伸,如跳如跃,似乎一夜之间,大自然把田野风景重新设计过,好让人间的画师来临摹。


    我们悄悄地拔去了门闩,雪花飘飘,立刻落到屋子里来;走出屋外,寒风迎面扑来,利如刀割。晨光已经不那么闪烁光亮,地平线上面笼罩了一层沉重晦暗的薄雾。东方露出一种奇幻的古铜色的光彩,表示天快要亮了;可是西面的景物,还是模模糊糊,一片幽暗,寂静无声。耳边的声音,鸡啼狗吠,木柴的砍劈声,牛群的低鸣声——这一切都好像是阴阳河彼岸冥王的农场里所发出的声音;声音本身并没有特别凄凉之处,只是天色未明,这种种活动显得太庄重了,太神秘了,不像人间所有。院子里,雪地上,狐狸和水獭所留下的印迹犹新,这使我们想起:即使在冬夜最静寂的时候,自然界生物没有一个钟点不在活动,它们还在雪上留下痕迹。把院子门打开,我们以轻快的脚步,跨上寂寞的乡村公路,雪干而脆,脚踏上去发出破碎的声音;早起的农夫,驾了雪橇,到远处的市场去赶早集市。农舍窗上虽然积雪很多,但是屋里的农夫早把蜡烛点起,孤独的烛光照射出来,像一颗暗淡的星,宛如某种淳朴的美德正在作着晨祷。树际和雪堆之间,炊烟也是一处处地依次从烟囱里开始升起。


    大地冰冻,远处鸡啼狗吠;从各处农舍门口,不时传来丁丁劈柴的声音。空气稀薄干寒,只有比较纤细锋利的声音才能传入我们的耳朵,听来短促而悦耳地颤动;凡是至清至轻的流体,波动总是稍发即止,因为里面粗粒硬块,早就沉到底下去了。声音从地平线的远处传来,清越明亮,犹如钟声,冬天的空气清明,不像夏天那样有众多杂质阻碍,因此声音听来也不像夏天那样的毛糙而模糊。脚下的土地,铿锵有声,如叩坚硬的古木;一切乡村间平凡的声音,此刻听来都美妙悦耳;树上的冰条,互相撞击,其声琤琮,如流水,如妙乐。天似乎是绷紧了的,往后收缩,人从下上望,很像处身大教堂中,顶上是一块连一块弧状的屋顶;空气中闪光点点,好像有冰晶浮游其间。据在格陵兰住过的人告诉我们说,那边结冰的时候,“冰就冒烟,像大火燎原一般;而且有一种雾气上升,名叫烟雾;这种烟雾有害健康,伤人皮肤,能使人手脸等处,生疮肿胀。”我们这里的寒气,虽然其冷入骨,然而质地清纯可提神,可清肺;我们不能把它认为是冻结的雾,只能认为是仲夏的雾气的结晶,经过寒冬的洗练,越发变得清纯了。



    不可不知的冬季节气



    冬至是中国农历中一个重要的节气,也是中华民族的一个传统节日。早在二千五百多年前的春秋时代,中国就已经用土圭观测太阳,测定出了冬至,它是二十四节气中最早制订出的一个,时间在每年的公历12月21~23日。


    冬至日是北半球各地一年中白昼最短的一天。过了冬至以后,太阳直射点逐渐向北移动,北半球白天开始逐渐变长,正午太阳高度也逐渐升高。从气候上看,冬至期间,我国西北高原平均气温普遍在0℃以下,南方地区也只有6℃至8℃左右。另外,冬至开始“数九”,冬至日也就成了“数九”的第一天。

    关闭窗口
    版权归湖南理工学院公共外语教学部所有
    地址:湖南省岳阳市湖南理工学院 电话:0730-8640431  8640432  8640433